乾坤聽書網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狀元最新章節列表 » 《寒門狀元》最新章節列表 第2602章 第二六〇五章 不忍故人

《寒門狀元》第2600章 第二六〇三章 杯酒釋兵權

文/天子
推薦閱讀: 抗戰之還我河山

待魏彬把奏疏讀完,徐俌竭力壓抑心中的怒火,皺眉道:“之厚,你如此上奏是何意?為何提出改革江南兵權?老夫好像沒開罪你吧?”

上奏中,沈溪直接提出,針對江南存在已久的軍隊弊端進行改革,以確保江南兵馬的戰力。

從沈溪草擬的這份奏章的遣詞造句看,不像是因為昨夜城內騷亂有感而發,更像是早有預謀,大概意思是把南京留守朝廷官員尤其是軍方高層的權力重新進行分配。

按照原來的規矩,守備太監、守備勛臣和南京兵部尚書一起管理軍隊,其中守備太監代表皇帝行使監督權,相當于督軍;南京兵部尚書則代表朝廷,屬于文官序列,乃是制定策略的樞紐;守備勛臣則是江南軍隊名義上的統帥,代表了開國元勛的后裔團體,直接管理軍隊,必要時可以抽調兵馬,即便沒有朝廷的兵符也可事急從權,比如說昨天夜里徐俌為了平亂,調數千兵馬平亂。

現在的改革是提升將領的地位,各衛指揮使直接對皇帝負責,所轄軍隊平日服從守備衙門的管理,但具體用兵則需要皇帝準允,同時各衛所將領、守備勛臣和其他世襲勛貴一起組成軍事執委會,輪流擔任會長職務,以后南京軍隊高層變成守備太監、兵部尚書和執委會會長共同管事的局面。

打個比方,守備衙門淪為后世軍區一類的角色,主要負責人事、后勤、新兵招募等方面的工作,衛所相當于野戰軍一類的存在,直接聽命于最高層,不受地方挾制。

為確保軍隊不至于淪為權貴的附庸,今后錢糧軍餉也是直接從戶部劃撥各衛,不再經過守備衙門。

如此一來,守備勛臣的權力嚴重壓縮,因為要跟其他人一起競爭執委會會長的職務,變得可有可無,沈溪的上奏,算是直接針了對徐俌。

沈溪攤攤手:“徐老若認為有哪里不妥,可以直接說出來,在下可酌情修正。”

徐俌因為智囊徐程不在身邊,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跟沈溪爭論,旁邊王倬看出一絲苗頭,趕忙道:“這種事,應該從長計議,還是先上奏昨夜城內亂事為好……安定人心為先!”

徐俌一抬手:“之厚,有些事,咱是否可以私下說說?你讓本公很難辦啊……”

沈溪笑而不語,旁邊錢寧道:“徐老公爺,難道您忘了陛下給沈大人所下密旨?”

徐俌身體一震,錢寧這話好像是在警告他,這并不是沈溪自己的主意,而是皇帝有意讓沈溪來主導和推進這件事,江南軍隊改革最終將由沈溪操刀完成……看起來臺前做事的人是沈溪,但其實主導者是穩坐釣魚臺的皇帝。

沈溪道:“徐老,有些事由臣子上奏更為妥當……更多的話,在下不想解釋,你該理解才是。”

徐俌突然間成為眾矢之的,魏彬和王倬齊刷刷調頭看向他,他面色漲紅,尷尬至極。

眼前之事就像是杯酒釋兵權,一場亂事兜兜轉轉到最后,居然引出軍隊改革這么大的主題,沈溪就差跟他說,你自己跟朝廷提出請辭,甚至主動提出改革方案,退下來后可安享晚年,讓皇帝、朝廷和你自己都不為難,我這邊也好順利交差。

徐俌騎虎難下。

此時他面對的人是沈溪,換作旁人他早就翻臉,拂袖而去了,接下來就是把事情無限期地拖延下去,更有甚者會以造反相威脅。

不過此時此刻面對沈溪,他壓根兒就沒有起任何歹念,沈溪的成就是拿無數對手的頭顱堆砌而成,他要反對甚至拉起反旗,首先得考慮自己活不活得過今晚。

徐俌面色陰沉:“意思是……老夫非聯名不可咯?”

沈溪道:“徐老,沒人想與你為難,但若你非要讓在下為難的話,這事兒怕沒那么順利解決……在下可能因此在南京逗留很長時間,搞得所有人不得安寧……如此不如速戰速決,你好我好大家好。”

即便此前徐俌已有認慫之意,此時卻不想如此輕易便拱手把兵權交出來。

徐俌道:“之厚,你這么做等于是更改大明上百年來武勛掌軍的傳統,有悖大明典章制度。”

徐俌說得那叫一個義正詞嚴,但魏彬和王倬卻不會站在他這邊,因為魏彬代表是皇帝的利益,王倬雖然受到徐俌的恩典,但根本上還是文官集團一員,對于限制守備勛臣的權力喜聞樂見。

而且誰都知道徐俌這些年在南京驕橫跋扈,膽大妄為到居然跟倭寇交易,在軍餉的下發上也多有貪墨,搞得官兵入不敷出,必須要到勛貴或者士紳家中打工才能維持自己和家人的生計,如此一來根本無法保持戰斗力。

王倬甚至在想:“或許正是早前九華山之戰敗得太慘,讓陛下對江南軍隊的戰斗力深感失望,才引發今日之事……魏國公你實在是怨不得旁人。”

沈溪則微微搖頭:“凡事不可勉強,徐老若覺得這上奏不合適,大可不參與聯名。”

徐俌皺眉:“聽你這話里的意思,執意要改革軍制?不怕招來朝中非議?”

說話間,門口有腳步聲傳來,徐程形色匆忙,正要邁步進來,卻在門口被人攔住去路。

徐俌看著徐程,眉頭緊皺:“之厚,你這是何意啊?”

沈溪一擺手,堵住門口的朱鴻放行。

徐程匆忙過來,湊到徐俌耳邊低語一句,徐俌臉色立變。

徐俌瞪著沈溪:“之厚,你暗中到底做了多少事情?你已跟其他勛臣和武將接觸過了?”

王倬和魏彬都有些汗顏,根本沒料到沈溪會在暗中動手腳,要不是徐俌說,根本就不知道沈溪在跟幾人通氣前,提前會見其他勛臣和武將。

二人又覺得很稀奇,沈溪一來南京便住進客棧,他幾時見的這些人,或者通過什么方式跟這些人取得聯系,讓人匪夷所思。

沈溪道:“徐老這會兒不該有疑問……在下做事一切都按照規矩來,徐老若是覺得有不妥的地方,可以上奏參劾。在下做的這一切不需對你解釋。”

之前沈溪還和顏悅色,跟徐俌展開商議,一轉眼又變成凜然不可接近,一副生冷不近的模樣,讓徐俌倍感無力。

沈溪再把之前遞過去的上奏擬本拿了回來,道:“在下于江南不會停留太長時間,城內亂事已平,諸位居功至偉,到陛下跟前在下自會上奏諸位的功勞……至于這件事,你們同意或不同意,在下絕不勉強。”

魏彬連忙道:“有事好商量。”

王倬也道:“對對,事情大可從長計議,不必操之過急!”

徐俌站起來:“有何可從長計議的?感情不是你們交出權力,對吧?老夫為國為民,兢兢業業多年,就換得今日這慘淡的下場?”

魏彬對徐俌冷眼旁觀,語氣中滿是不屑:“徐老公爺若覺得有哪里不對,可以直接跟朝廷上奏,陛下或許會體諒功勛老臣的辛苦,下旨矯正……現在跟沈大人說這些,根本就是徒勞無功……有些事不是我們臣子能決定的……在朝為官,最重要的是急君王所急,跟陛下作對,沒有誰有好下場!”

徐俌對魏彬怒目而視,王倬見狀連忙勸說:“公爺消消氣。”

沈溪道:“要不徐老回去好好考慮一下……這件事先不著急,從長計議也未嘗不可。那就定于明日之前,此事必須要有個結果,徐老同意與否都要給個準信,在下也好跟朝廷交待……來人啊,送客!”

在徐俌尚未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沈溪已下逐客令。

……

……

徐俌氣呼呼離開客棧,不顧那邊王倬走過來,要跟他說話,直接矮身鉆進轎子,回自家府宅去了。

進入魏國公府堂屋,徐俌便開始摔東西,口中連連道:“真是氣煞我也,這小子簡直是笑面虎,狼子野心,弄了半天他是要卸掉本公的職權!真是人不可貌相!”139小說 www.139xs.com

徐程站在旁邊看著,不敢插話打斷徐俌的喝罵。

過了很久,徐俌稍微平復后,才瞪著徐程道:“你且說,本公該如何是好?”

徐程道:“公爺,之前沈之厚領兵南下時便覺得他有別樣心思,不想這一刀會落到咱們頭上……好在此番陛下自己帶兵西進討伐寧王而堅持不用他,說明陛下跟他之間有很大的嫌隙,或可利用。”

徐俌冷笑道:“再有嫌隙,輪到出事了,還不是得用他?”

徐程點頭:“話雖如此,但現在看來,他改革力度太大,不但不容于朝中權貴,怕是最后連陛下和皇親國戚也會將他厭棄……看起來他是占了便宜,但最后吃虧的一定是他……”

“呵呵。”

徐俌怒極反笑,“你這是在跟本公分析沈之厚將來的人生軌跡嗎?就怕本公看不到他倒臺的那天就先咽氣了。”

徐程苦著臉道:“其實從一開始,咱就跟他處在不對等的地位上,除非公爺您……另有打算,不然咱根本沒法跟他斗。”

徐俌吸了口氣,此時他徹底冷靜下來,仔細思索后明白徐程言中之意。

地頭蛇雖然可以一時耀武揚威,但從長遠來說根本沒法與過江的強龍相斗,沈溪最大的憑靠便在于朝廷的地位遠遠高于徐俌,就算真的要卸掉徐俌的職務,徐俌也是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就這么眼巴巴將軍權交出來?這可關系到南直隸,乃至江南穩定……貿然改變可能會帶來不可估量的后果。”徐俌沉著臉道。

徐程試探地建議:“所以,若是您將軍權交出之后,這江南之地出了什么亂子,朝廷最后不是要歸罪到沈之厚頭上?就算沒亂子,咱也可以想辦法制造一些。”

徐俌皺眉,開始仔細思索徐程所說方略的可行性。

最后徐俌搖頭道:“時間太長的話,失去的權力想拿回來就不那么容易了,難道這小子就什么都不防備?他做事向來都是滴水不漏。”

徐程道:“不然的話,公爺您就只有……鋌而走險了。”

徐俌一擺手:“難道讓本公學那不開眼的東西,舉旗造反?或許沈之厚就在等本公出此昏招,好拿本公的人頭去獲取功勞,到時候反倒是白白便宜他……本公絕對不會拿自己的命,去跟沈之厚對賭,造反或者殺他的建議就別提了。”

徐程望著徐俌,無奈地道:“公爺,您既然什么都不想做,那就是說……妥協了?”

徐俌不由嘆口氣,無奈坐下,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好像失了魂。

許久后,徐俌才幽幽嘆道:“唉……換了旁人來,都能拖延,甚至想辦法讓陛下回心轉意,就是這小子……實在擋不住啊。”

徐程道:“這或許正是陛下和朝廷要讓沈之厚來南京當惡人的緣故。”

徐俌搖頭:“權力交出去,只有做一點背地里的文章,希望能換得暫時安穩,或者得到一個緩沖期……就看跟他怎么談了。他也是勛貴,未來也可能來南京擔任留守,這么損人不利己的事,也只有這小子能做得出來。”

……

……

徐俌離開,魏彬和王倬沒走出太遠,后面干脆相約來到客棧附近一處茶寮坐下。

因為有大隊官兵在,掌柜不敢上前,魏彬坐在那兒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讓王倬多少有些緊張。

“魏公公,您可看明白這局勢了?”王倬問道。

魏彬道:“這有何看不明白的,沈大人這是出招了……沈大人醉翁之意,便是這江南之地的軍隊……這分明是要杯酒釋兵權哪。”

王倬嘆了口氣,幽幽道:“照理說有所改變也是可以的,但如此貿然改變,就怕帶來的不利影響太大。”

魏彬笑道:“或許是過去幾年魏國公于南京大權獨攬,咱這些人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唯獨魏國公于江南,長年待在一個位子上,從將領到士兵只認他一個……你說陛下會如何想?現在不過是要改為流官罷了。”

王倬仔細想了想,點頭道:“只是武將太多,輪流上臺的話,怕是不好管束。”

魏彬道:“即便要管束,也不是你跟咱家的事,咱要做的不過是把皇差辦好,將領們如何訓練將士,如何在臺前表現,那是他們的事情。有亂子咱支應著,沒亂子,他們自成體系,跟咱無關。”

“唉!”

王倬嘆了口氣,對魏彬的說法有不認同的地方,卻不敢輕易反駁。

魏彬看了看遠處:“旁人來完不成眼前變局,但沈大人來,什么事都可以做到順理成章,咱就當個看客,總歸跟咱的關系不大。”

王倬道:“臨老了做到兵部尚書,可別惹來是非……”

魏彬笑了笑:“應該不會。”

……

……

沈溪把三人送走,神情輕松,回到樓上準備修改奏章。

錢寧跟著沈溪一起上樓,在這件事上,錢寧更緊張一些。

進了房間,錢寧道:“大人,您將魏國公放走,難道不怕他亂來?若他存心謀逆的話,這江南局勢立即糜爛……您手上兵馬還在新城,調集過來需要好幾日,到時候恐怕……”

沈溪道:“他若真謀反倒是好事一樁,本官正好替朝廷提前拔除這顆毒瘤……你怕死嗎?”

錢寧身體一顫:“誰又不怕死呢?嘿,小人希望在朝中多當幾年差。沈大人您不怕他反叛嗎?”

沈溪搖頭:“好好的勛貴不做,非要謀反,他當自己是朱氏皇族,隨便就能謀奪天下?就算他敢這么做,下面的將士也未必有會聽從……再者,魏公公和王尚書,哪個會附逆?”

即便錢寧對魏彬和王倬沒有好感,此時也想不出二人有何理由追隨徐俌謀反。

沈溪再道:“這江南的兵權,本就不在魏國公一人掌控中,現在下面的武將又知自己能站到臺前來,各衛所兵馬將來會出南京鎮守一方,不需再受其挾制……就算是魏國公的嫡系,這會兒也要斟酌謀逆的風險和收益是否成正比。”

錢寧笑道:“沈大人高明。”

沈溪不想對錢寧解釋太多,道:“趕緊下去做事吧……指不定不用到明天,魏國公就會折返,到時就可把上奏完成……或許明日我等就能動身趕赴北京。”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寒門狀元》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娱乐场设备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