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聽書網小說網 » 恐怖懸疑 » 婚后忽然得寵最新章節列表 » 《婚后忽然得寵》最新章節列表 第246章 神秘的霍總

《婚后忽然得寵》第226章 霍總覺得自己進了冷宮

文/清風戀飄雪
推薦閱讀: 重生嫡女有空間

“姨媽?您說什么呢?”

“當初知道你對霍總有好感我就不該陪著你折騰,但是你那時候跟我說他們夫妻感情不和,我才會想錯了,但是現在,小阮,不管他們霍氏夫婦感情如何,我以后不準你再去勾引霍總,你回去吧,再有別的事情我會跟你爸媽打電話。”

單媽媽站在樓上對她說完,然后才要拿箱子下樓。

李小阮不敢置信的看著樓上的人,突然覺得有些可笑,這是怎么了?突然之間她姨媽竟然幫著外人不幫她了?

“祝你好運!”

向勵笑了笑。

“向勵你……”

這么一個毛頭小子竟然也能欺負到自己頭上來了?本來看著他有副好皮囊,還打算給他點面子,做個朋友什么的,現在看來,根本沒必要了。

“老公,來幫忙一下!”

單曉蓓提著箱子站在樓梯口喊他。

“你別動,我馬上來!”

向勵嚇壞,當即扔了李小阮就跑了上去。

李小阮還氣的要死,眼看著他們一家人其樂融融,忍不住跺了下腳,喊了聲:“姨媽!”

“小阮,你先回家去吧,霍氏你也不要再去了!”

單媽媽說完,然后帶著女兒女婿先離開了。

向勵托著箱子走在后面,忍不住轉身給她豎了個大拇指,慢慢往下倒了過去,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走人。

李小阮怎么咽的下這口氣,明明她是來找姨媽幫忙的,怎么最后姨媽跟那兩口子走了呢?

單曉蓓跟向勵載著單媽媽離開的時候的時候回頭看了眼后面的車,忍不住又對坐在身邊的媽媽說:“您現在知道她心里打的什么注意了,以后可不能再讓她利用了知道嗎?姐姐跟姐夫關系好著呢,退一萬步講,他們倆有一天關系不好了,那咱們也得想辦法讓他們關系好啊,這樣我跟向勵才能一帆風順不是嗎?是女兒的生活好還是外甥女盤附上富貴對咱們家好,您應該清楚的啦。”

單媽媽忍不住嘆了聲:“是我想的簡單了!向勵,這些就別跟你姐姐說了!”

“明白!”

向勵點了下頭,一本正經的開車。

對這個岳母他真是不怎么滿意,當然了,原本單曉蓓他都不怎么滿意的,這個女孩缺了點主見,但是……

嗯!她也不是一無是處,比如,什么都聽他,這一項就很好,他可不想找個像是姐姐那么厲害的女人當老婆,那他還能不能喘口氣了啊?

當然,要是他這個太有自己主見的固執姐姐的婚姻要是不好,那他得去找姐夫好好談談去。

——

傍晚,向暖正在看手機郵件,霍澈抱著女兒在旁邊看童話書,她有點心煩的抬了抬眼看他們父女,主要是看霍澈,不自覺的問了聲:“霍總您就不能帶您的寶貝女兒去別處看?”

霍澈半晌才抬了抬眼看她,搭理了她一聲:“在這里怎么了?”

“我在看郵件呢!”

向暖只得把自己的手機往下放了放提醒他。

“如果我們倆在你身邊你都看不進去,那平時你在那些公眾場合是怎么工作的?”

“你……”

向暖氣的想要打人,但還不等跟他爭論,已經有電話進來,低頭看了眼,竟然是個陌生號碼,不過看到是同城,她接了起來:“喂?你好,我是向暖!”

“少奶奶,我是霍家這邊的用人。”

霍家的用人低頭看著坐在旁邊哭的已經腫了眼皮的女人,無奈的嘆了聲,又對著向暖說:“少奶奶,我們太太,想跟你說句話!”

向暖聽完后沒發表意見,抬眼看了眼霍澈,便一直沉默著。

倒是霍澈發現她的神情突然謹慎起來,便一直盯著她看。

“向暖,我現在無路可走了,我知道現在我找誰都沒用,除了你,求你別再讓你公公囚禁我了好嗎?以后我可以什么都聽你的,只要你讓你公公回家來,讓你公公重新跟我生活。”

吳秋曼擦著眼淚,沙啞的嗓音跟她表示,這個她哭了半天才求來的電話,她必須要好好利用。

“你們上一輩的恩怨,我們做小輩的如何管的了呢?何況,我只是當兒媳的,并不打算為了別的什么人跟自己的公公有什么嫌隙。”

“向暖,你到底要怎樣才肯幫我?我給你跪下好不好?只要你到家里來,我保證,你想如何我都答應你。”

“我做不到!”

連句抱歉向暖都覺得自己沒必要說。

她跟吳秋曼的恩怨,周諾跟吳秋曼的恩怨,她沒必要讓自己陷入這種事里。

“那,那你至少讓霍星來見我一面好不好?我們已經好久沒有見過了。”

“霍星?你找她的話該直接給她打電話。”

向暖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上,她的婚戒都摘了,讓她給霍星打電話?

“我現在根本沒有通訊工具,否則又怎么會生不如死呢?”

“我還是幫不了你!”

向暖說完后掛了電話,抬頭的時候剛巧與霍總的視線交匯,不自覺的嘆了聲:“吳秋曼,還記得吧?”

霍澈低了低眸:“她還能打電話?”

“家里用人的。”

向暖說完后放下了手機,不自覺的有些失神,其實她很久沒有見吳秋曼了,霍星最近也沒聽到什么,這母女倆一下子就成了自己生活的邊緣人,又或者該直接說,是無關緊要的人了吧。

“嗯!”

霍澈又低了頭,繼續給心悅念書,因為心悅的小手已經去捏著他的小臉,提醒他該認真念書了。

向暖不知道為什么這小丫頭這么喜歡讀書,不過看她那么專注,忍不住走了過去,蹲在他們爺倆身邊,看著霍澈念的地方,然后抬眼看著心悅認真的模樣,又看著書溫柔的念叨:“公主從樹屋里爬了下來,見到了她最愛的王子,他們相親相愛的在一起了!”

心悅扭頭看她一眼,突然抬手就去壓著她的臉把她往旁邊推,嘴里念念有詞:“爸爸,爸爸念!”

向暖被推倒地上坐著,哭笑不得。

霍澈看她沒有支撐點倒了,心里一揪,低頭在自己小女兒耳邊低喃:“怎么能把媽媽推倒了呢?以后不準了哦!”

心悅抬眼看著他,然后又去看媽媽,推了他一下,然后就去找媽媽了。

向暖坐在地毯上看到她突然到自己面前,還抱著自己親了親,就去拉自己的手,心悅似乎想把自己拉起來,向暖便只得爬了起來,怕閃著她。

心悅看向暖起來后又拿著書到向暖懷里去:“媽媽念!”

向暖……

霍澈……

這小丫頭,到底喜歡誰啊?

剛剛還被寵的爸爸,突然就變的有些疑惑了,看這樣子,這女兒好像并不是非他不可啊。

不久金姐從里面出來:“霍總,霍太,可以吃飯了!”

“我怎么又成霍太了呢?”

向暖抱著心悅無奈的笑著問了聲。

“那時候你說家里冷冰冰的,想要有人叫你的名字會好些,我們就叫了,如今霍總回來了,我們商量了一下,現在我們再整天叫你阿暖就不合適了,以后還是得雇主就有雇主的樣子,我們下人也得有個下人的樣子,不能沒上沒下的。”

金姐說道。

向暖覺得頭疼,什么年代啊這是?

大家都懂禮貌不就好了嘛,干嘛還什么上上下下的樣子。

霍澈倒是挺滿意這個解釋,不自覺的黑眸中含著些笑意。

向暖也不看他,但是也沒再說別的,就說:“我餓了!”

她像個孩子似地說出自己的心事來,金姐笑了笑:“那快去,已經擺上桌了!”

向暖便爬了起來,心悅那會兒已經吃了晚飯,所以這會兒便被張姐抱走了,霍澈獨自坐在沙發里一會兒,在向暖走到餐廳了才起身過去。

她餓了?

他也餓啊!

兩個人秉承著食不語這一條信念,默默地吃著晚飯,金姐在旁邊看著都有點不適應,他們倆這次吵架,好像跟以往也沒什么不同,可是又叫人提心吊膽的。

“今天去買菜的時候看到街邊又開了幾家兒童玩具店,霍總要不要跟霍太去逛逛?”

“還是不要了,心悅的碗蕨已經夠多了,僅僅只是她爺爺跟姨姥姥給她買的,家里就要放不下了。”

向暖根本沒有給霍澈機會說,自己直接拒絕,還理由特別好。

“我倒是覺得玩具不怕多,只是心悅還小,皮膚比較嬌嫩,玩具什么的買的時候,注意一下材質吧。”

向暖忍不住看他一眼,他笑笑,問:“我說的不對?”

“沒有啊!無可挑剔!”

向暖回了句,然后又低頭吃東西。

沒有嫌貧愛富,沒有吹毛求疵,只是為了安全起見注意下材質,霍總在對女兒的事情上,非常的讓她意外的。

吃過飯后倆人上樓,向暖在前他在后,向暖覺得不舒服,便停下腳步,轉身看著他:“霍總走前面吧!”

霍澈笑了笑,站在那兒不動:“為什么要我走前面?中國禮儀也沒叫男士這么有優越感,還是女士優先。”

“為什么要女士優先?不是應該女士說了算,才能凸顯你們男人的紳士風度嗎?”

向暖貼著扶手站著,一雙手抓著扶手上,俯視著霍總問道。

霍總低眸想了想,輕輕一笑:“ok!”

向暖看到他走到前面去,這才舒服了些。

家里就這么個樓梯,電梯那邊基本都沒人用,所以她也不好太霸道了叫他別在自己上樓的時候也上樓,但是他走在前面總行吧?

向暖跟在他后面,低著頭一步步的走的挺認真,只是他突然停下來的時候她沒發覺,腦門撞上他背后,她才一怔,隨即抬起頭,傻愣的看著他:“你干嘛不走了?”

“我不是被驅逐了嗎?”

霍澈轉頭,看著她問了聲。

向暖……

一扭頭發現他已經到了客房,不自覺的往旁邊挪了挪,霍澈抬了抬手,叉腰擋住她的路:“我要不要再道歉一遍?”

向暖……

“如果我每天都給你道歉一遍,會不會你能早點消氣?”

霍澈又問她,漆黑的眸子里是很誠懇的。

向暖看著他幽暗的眼眸,不自覺的眨了下眼:“不停的提起讓人生氣惱怒的事情來,這個人還怎么消氣啊?”

霍澈聽后想了想,然后點了下頭:“也對!那我就不說了。”

向暖覺得這樣好說話的霍總,已經很久沒見了!正想走,他突然又往她跟前挪動了一下:“之前你也有誤會我跟霍星睡過,誤會霍星懷的是我的孩子。”

“……”

向暖突然無言以對,她也誤會過他?

可是當時……

“那還不是因為在英國的時候你先奪走了我的戒指,還說那是你太太的。”

“那的確是我太太的。”

“可是你當時口中的太太不是我,而且她當時的確懷著身孕,我們那時候已經一年多沒見了,我那不叫誤會,是你自己親口告訴我的事實。”

雖然是非事實。

向暖想了想,給自己辯解。

霍澈聽后又點了下頭:“你說的對,但是我是失憶的。”

“要不是看你失憶,早把你趕出去了!”

向暖被他的悶拳頭打的煩躁的很,那拳頭打人并不疼,但是一下下的,讓人要喘不過氣來,一著急說話便重了些,說完就往自己那邊走了。

霍澈轉頭之前聽到了砰地一聲巨響,是小霍太氣急后摔門的動靜。

明明只是想讓她開心點,怎么最后,還讓她更生氣了呢?

霍總帶著疑惑回了房間,然后一進去就想起那天晚上來。

嗯,才剛嘗到小霍太的味道,就被小霍太拋棄了!

也是自己活該,聽話聽一半就自己亂想,差點把自己搞死了也就算了,驚險過后竟然還讓自己再次睡到這個冰冷的房間來。

不知道腦子里為什么突然冒出冷宮倆字來,甚是悲涼。

向暖洗完澡后穿著舒服的睡衣躺在床上,喝了個感冒藥便準備入睡了。

如思又給她打電話:“和好了沒有呀?”

“我們沒事的,你別再掛心了,也別讓徐毅成再多想,什么誤會沒有發生過呀,不差這點。”

向暖低聲對如思說道。

“唉!還是好愧疚,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不拉著你亂聊天就好了,徐毅成已經禁止我再在你家里跟你提溫之河的事情了,尤其是霍總在的時候。”

如思光著腳丫子在床上趴著跟她通電話,心里是真的著急上火,特別抱歉,恨不得有個月光寶盒,讓時光倒流,這樣她就可以收回那些話了,不,如果有月光寶盒的話,她應該先讓時間回到霍澈去英國之前,她一定想辦法幫向暖留住霍澈在家里,然后就不會有后來的事情了,以霍總的智商,無論她說什么,他最多就是吃醋,也不會信以為真的,唉!

“真的沒關系!”

向暖捏著被子布料玩著,對她低喃。

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她本來就不是個會活在怨恨里的人,何況只是跟閨蜜聊天被聽錯而已,算不上是如思的錯。

“這一次我決定聽徐總的,不然再出事,我真的會羞愧而死。”

如思摸了把自己的臉,在徐老板穿著睡袍走到她跟前迅速跟向暖結束通話:“我老公洗完澡啦,拜拜!”

向暖……

徐太太說掛電話就掛電話了,她無奈的嘆了聲,正要放下手機,又有一條微信傳過來,向暖看了眼,然后便打開了微信。

是霍總。

“晚安!”

只兩個字,但是這兩個字很快便直達心底。

向暖看完后把手機放下,便關燈睡覺。

這個晚上,她的確是過的很好,但是又有人等回信,熬到半夜才好不容易睡著。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婚后忽然得寵》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娱乐场设备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