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聽書網小說網 » 恐怖懸疑 » 快穿之歷劫小妖精最新章節列表 » 《快穿之歷劫小妖精》最新章節列表 第257章 一碗紅豆糕10

《快穿之歷劫小妖精》第254章 一碗紅豆糕7

文/Onepay
推薦閱讀: 國民校草是女生

因為譚芪好幾天都沒有來了,所以一聽到譚芪回來,很多人陸陸續續就來了,譚芪的五百個紅豆糕,不到中午,就賣完了。

在回去的路上,譚爸爸有些驚訝,他沒有想到,五百個這么快就賣完了,還沒有算那些下定的,至少也有七八白個。

同時也沒有想到,他的姑娘,竟然跟鎮上的人這么熟悉,來買吃的這些人,好像跟譚芪就是熟悉的不得了的,根本就沒有他以為的那樣難。

譚爸爸不知道的是,萬事開頭難,后面當然就容易了,只要東西質量一直都不變的話,肯定會一直生意不錯的。

“你買五個送一個會不會虧錢啊。”

“不會的,買一個五毛錢,我可以賺接近兩毛錢,但因為買五個可以送一個,所以大多數的人都是買五個,雖然買五個,我只能賺一毛錢左右,但我一下子就賣了六個了,可以賺接近七毛錢,比賣一個賺兩毛劃算,只是我做不了那么多,不然肯定是賺更多,現在媽媽和舅媽可以幫我,我一天可以多做一些了,不過鎮上就這么多人,,

我也不能做太多,要是太多了,賣不完,就虧大了,所以最多只能做五百個,這段時間是過年,大家要串門,所以可以多做點。”

譚爸爸不懂做生意,但聽到譚芪的話,覺得很有道理,就點點頭:“這段時間,咱們就幫你做做點,過年的時候賣。”

“用不了那么多人,不過禮盒可能不夠了,您讓舅舅和表哥他們去婆婆那邊學編籃子,我收的話,也是五毛錢一個,婆婆眼睛不好,一天只能編八個,舅舅和哥哥他們是壯年,眼睛又好,肯定要快一些,咱們要趁著過年和正月走親戚這段時間送禮的時候賺一筆,年后,再讓哥哥和舅舅他們去找事做吧。”

賺錢的事情,當然是一分鐘都不能耽擱,譚爸爸回去,就跟林舅舅說了,暫時不要出去找活干,先把自家的生意給做好了,而且還能有錢賺,本來林舅舅是不想要收錢的,畢竟他們現在算是住在譚芪的家里,要是他們還賺譚芪的錢,算怎么回事。

不過譚爸爸大手一揮:“這事聽我的,你不要錢,幾個孩子要錢,大娃子都二十好幾了,不趕快存錢,以后怎么辦,反正芪芪的攤子要籃子,找別人買,不如找你們,至少你們做貨精細,不會趁著芪芪現在要急用就亂漲價,等過年這段時間的生意做完了,你們再去找事情做。”

林家人,一向是都是以譚爸爸的話馬首是瞻的,再也不反駁了,吃完飯,就一個個的跟著去了老婆婆的院子,老婆婆知道這是譚芪的舅舅,學編籃子,不是為了搶她的生意,就是為了在過年這段時間,幫著譚芪,也自己掙點錢,很熱心的教起來了。

不得不說,干活是一把好手的林家人,除了幾個小的,林舅舅編籃子,真的是不行,最后,林舅舅就接下了去買竹子,還有削竹子的事情,其余人就專心的編籃子。

就連大年三十,一家人都沒有歇著,實在是譚芪的生意太好了,東西不僅好吃,而且還干凈衛生,又體面,就算是東西涼了,一樣的軟糯,不像別人家的,冷了,就硬邦邦的了。

現在走親戚串門,誰家要是沒有一點譚芪家的一碗紅豆糕,都不好意思待客了。

都是過了正五十五,一家人才總算是稍微閑下來了,譚芪這段時間,是真的累很了,因為有了譚家人和林家人的幫忙,譚芪這段時間就沒有限量了,不管是要買多少,都可以買,敞開了賣,這一個月的生意,都快比得上之前的半年的生意了。

本來之前譚媽媽他們還擔心他們跟著譚芪一起來了,譚芪賺的錢,這一個月他們找不到活干,會不會一家人得勒緊褲腰帶。

沒想到到了這里,他們才知道譚芪的生意多好,全家人都連軸轉了,譚芪累的在家里整整睡了三天。

譚爸爸也是每天都要去縣上買紅豆,不是他不愿意多買點,而是每天賣的那些糧食,都是有限量的,譚爸爸為了多買點,每天都帶上自己的兩個兒子,早早去排隊,可是都還是不夠賣一天的。

這一個月,譚爸爸自覺自己的身體倍棒,可也還是累壞了,譚家的兩個大兒子,也沒有好到哪里去。

等譚芪歇夠了,才把錢箱子拿出來,數錢,順帶給家里的人發工錢。

之前忙成狗,雖然知道那個大鐵皮箱子里面都是錢,但所有人,都還是并沒有太過在意,知道譚芪把鐵皮箱子打開,在炕上,倒出了所有的錢。

就連譚奶奶都被震驚到了,她從來就沒有見過這么多的錢,隨后流下了眼淚,她的乖孫女,總算是熬出頭了,能自己掙錢了,以后也不用被人看不起了,日子肯定比她好過。

譚媽媽和林外婆,林舅媽,也都哭了,還有幾個姐姐妹妹都哭了,她們之前一直忙著,就是憑借心里的一股信念,譚芪都能掙下一套房子,只要她們肯吃苦,她們也肯定能掙下錢財,不被嫁給那些不好的男人。

真的看到這么多錢的時候,所有人心里都是歡呼雀躍的,真的太好了。

譚芪把之前說好的所有人的工錢都給了,家里的女人們,每個人至少都有一百多塊錢,林舅舅和幾個表兄弟,分到了近八百多塊錢,人均差不多就是兩百了。

至于譚爸爸和兩個哥哥,也分到了五百多塊錢,每個人把錢拿在手里,頓時覺得之前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譚芪把剩下的錢,數了一遍,這一個月,差不多賺了五千塊錢,真的比得上半年的收入了。

看著賺了這么多錢,以前家里沒有其他人的時候,譚芪是可以把錢拿在手里的,但現在譚爸爸已經來了,作為一家之主,錢怎么能放在譚芪這個小丫頭的手里呢。

譚爸爸,咳了咳,然后很理所當然的說到:“芪芪,雖然這生意是你的,但誰家都沒有家里父母都在,女娃兒掌錢的,這錢,就爸爸給你管著,以后家里的開銷,就從這里出,多的就存起來,不能亂花。”

譚芪早就知道會是這種結果了,不過幸好譚爸爸只是習慣了當家做主,并不是鉆到錢眼里面去了,只要是正當的用途,要錢還是很容易的。

“行,那這錢,爸爸你就存好了,注意防潮防蟲什么的啊。”譚芪有些不放心的叮囑,主要是是現在錢太多了,多是毛票,一大堆,以前整個譚家可從來都沒有這么多錢過,所以家里的人,根本就沒有什么保存錢的方法。

譚爸爸被譚芪這樣叮囑了,好像覺得自己沒什么用一樣,頓時就不高興了:“你爸爸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這些事情,用得著你來插嘴,趕緊去歇息兩天,現在生意淡了,我跟你哥哥還有舅舅他們要回一趟村里,給家里的老人上墳,之前因為太忙都沒有回去,得好好認錯,你和你媽媽弟弟,就繼續做生意,現在量不大了,應該忙得過來了。”

在鄉下,上墳,女人都是不去的,要不是想著一屋子的女人,譚爸爸連譚芪的弟弟譚四都不會留下。

“好,我知道了,不會耽誤做生意的事情的,你們回去小心點。”譚芪也不想一直跟譚爸爸多說什么,誰不知道,譚爸爸教育起人來,那是一套一套的。

第二天,譚爸爸就買了一個豬頭,還買了不少的好酒,就跟林舅舅還有譚芪的哥哥和表兄弟們一起回村里了。

原主也是在這個時候遇到那個討人厭的男人的,譚芪是打定了主意,不去救那個男人的,所以這一天,都以身體太累為理由,窩在家里,心想,我不出去總不會還遇到你吧。

可惜有時候,命運就是這么的奇怪,是你的劫,怎么都躲不過,譚芪是沒有出門去救下那個男人,沒有出門,可她的表妹是個勤勞的好姑娘,一大早就早早的去外面的河壩洗衣服,然后還是遇到了那個男人,并且還好心腸的把那個男人給帶了回來。

譚芪還在睡覺的時候,就聽到譚媽媽傳來了一聲驚呼:“天啊。”

譚芪連忙起床去看看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結果剛穿好棉襖出來,就看到了自己的三表妹,正扶著一個腦袋上都是血的男人,譚芪差點就笑了,這個賤男人,還真的是賴上他們家是吧,以前是賴上了原主,現在譚芪都躲了,結果還是進到了他們家,還真的還是陰魂不散。

三表妹看著院子里面的人都看著她,有些手足無措:“我洗衣服的時候看到這個大哥哥流了好多血,我害怕,不知道怎么辦,就把他給帶到家里來了。”

譚芪只是郁悶,老天看來是真的不跟她死磕到底是不行了,轉了彎,還是又繞了回來了。

“沒事,不過這人,一看就是跟人打架弄傷的,咱們家現在都是女人,老四還小,也干不了啥事,要是跟他打架的那些人,跑到咱們家來,咱們可怎么辦啊。”看到譚奶奶有些心軟,譚芪不著痕跡的說了這些話,就是告訴在場的所有人,她們現在家里都是女人,要是救下了一個身份不明的男人,還是在她們家這個月賺了這么多錢的情況下,不得不防。

譚奶奶和林外婆,顯然是見識過人心是多么的壞的情況,聽到譚芪的話,本來準備讓譚小四幫忙的,突然就打住了。

譚媽媽是一直在村子里長大的,但也見慣了那些被拐到山里來賣的那些人販子,無所不用其極,現在她們一屋子的女人,她也不得不防。

譚芪的幾個表姐妹,也才想起,家里的男人都不在呢,頓時有些慌亂。

此時的凌飛,本來已經有些精疲力盡了,好不容易被人救了,以為能放心了,沒想到,就被眼前這個看起來有些不太友善的女人幾句話,這些女人,就放棄了要收留他的打算。

這怎么能行呢,他現在不僅僅是失血過多,還是又冷又餓,要是出去,會死的,本來之前他是看不上這個小地方的院子的,看起來就破破爛爛的,他也是好不容易才下了決心勉強在這里住下吧。

結果就聽到這里的人,竟然想要趕他走,頓時嫌棄的心思再也沒有了,當然他也怨恨上了譚芪這個多管閑事的臭丫頭。

不過凌飛也看出了,譚芪這個臭丫頭,顯然是很有話語權的,不管怎么樣,他都必須賴上這家人。

譚芪當然看出了凌飛的心里想什么,想當初,原主救下了凌飛,雖然也是有些心花蕩漾,但也很清楚,自己這樣的丫頭,是配不上凌飛這樣的人的,所以并沒有什么非分之想。

誰知道,這個凌飛,嘴上說著感謝的話,讓原主把這個男人當成了男神一樣的膜拜,誰知道,這個男人,不僅看不起原主,還在背地里說原主是癩蛤蟆。

最讓譚芪看不起凌飛的是,凌飛沒有辦法拒絕掉他的未婚妻,就找了借口說自己欠著一個姑娘的救命之恩,話里話外,都是自己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人,凌飛的未婚妻,遷怒原主,一方面覺得原主一個村姑,竟然敢肖想凌飛,一方面覺得自己的男人,因為一個村姑而動搖了心思,覺得是奇恥大辱。

甚至到了要原主死無葬身之地的想法,原主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判了死刑,真的是比當初看到的一個戲劇里面的竇娥還要冤枉。

譚芪是最討厭這樣的男人的,一點擔當都沒有,算計女人,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這樣的男人,就應該早點去死。

三表妹雖然有些心善,但卻很清楚,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叫做人販子,專門對她們這種看起來比較弱的女人下手,尤其是現在他們家大部分都是女人,連忙嚇得松開了手。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快穿之歷劫小妖精》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娱乐场设备儿童